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“口译”战“年高”  

2011-12-03 10:53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 标题怪怪的,可以解释为“口语翻译工作挑战年事已高的人”,也可以理解成“年令大的人挑战去做一回口语翻译”。

    2011年11月27日下午四点左右,家里的电话响了:“您好,我是济南市外办.....。”只要是济南市外办来电话,其内容不问便知,大概内容八九不离十,那应该就是“有印尼来团没有印尼语翻译,英语又用不上,想请‘滕先生’帮个忙”......。这一次是印尼东爪哇省“诗都阿佐”市(Sidoarjo)议会代表团将于29日访问济南。本来有一位闽南籍华人随团当翻译,但由于他的华语不是太规范,北方人听不懂,为了不影响接待效果,想请我去帮个忙。我是于去年9月陪团去印尼考察矿山,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沾印尼语了,有点担心出现纰漏。但当电话里的对方讲了“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年青的印尼语翻译”这一句时,我就意识到此次任务已经又是“非我莫属”,不容推辞了.....。

    早在10年前的2001年10月,我在结束驻印尼使馆6年的任期后刚刚回到国内,就配合山东省外办接待了来访的东爪哇省长率领的省政府代表团。从那时开始,我就与济南市结下了缘份,先后为他们做了10来次口译。有东爪哇省政府团,议会团,教育团,农业团,学生团等等,还有当时的印尼驻华大使库斯蒂亚夫妇来济考察等等。本来想通过我的努力能促成济南与苏腊巴亚(泗水)结为友好城市,但由于我驻苏腊巴亚(泗水)总领馆的坚决否定而未果。

    首要的“上阵”准备工作自然是从染发开始。白发苍苍不能做口译,既不符合行业习惯,也不礼貌于主宾贵客。把那一头白发染成乌黑,不但立马显年青,还可以再听到周边乡亲说一回“真年青,也就是50岁!”,或者“您是怎么保养的?”之类等等养耳的美言。其它的准备就是预习可能用到的词汇,练练嘴皮子,把印尼语特有的“颤音R”无限次重复地“R”起来,以防关键时刻舌头发硬(KAKU)。

    准备的应该算是比较充分,这叫“临阵磨枪”,不打无准备之仗 。毕竟是外事任务,不可掉以轻心,这也是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。但出乎意料,这次任务只用了10分钟就完成了。12月1日中午,济南市人大段青英副主任会见宴请代表团。我只给中方做翻译。而印尼方的翻译则由那位华人承担。这是我经历的最轻松的一次口译,以往全部都是为双方翻译,过程较为紧张忙碌。

    10年来,济南市外办的领导也已换了好几茬。以前那位与我联系较多的副主任石秀琴女士性情开朗,擅长京戏,常常当众表演一段“老旦”唱腔。谁知,天有不测风云,她在刚刚退居二线的58岁,就患上了脑癌,第二年就去世了,真的是让人痛惜。

    口语翻译究竟该干到多大年龄为止,可能还没有硬性的条条限制。但口译这个行当真的是比较辛苦,对此,我曾经写过博客“甘苦翻译”,收录在“走出大山”的第一本里。

    济南市外办不可能专门配备一名印尼语翻译,但可以派一名英语翻译去大学里的“印尼语速成班”进修。从长远看,这是解决印尼语“不时之需”的最佳捷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