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“红宝石”今昔  

2011-12-08 09:17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  前几天,几位北大校友提议聚聚,题目是40年“红宝石”婚庆。40年前的1971年12月16日下午,在通往济南西郊“大金庄公社”的土路上,走着五对男女。他们是北大学生,在正式分配工作去向明确之后,从住地腊山农场去辖区的“民政办”进行结婚登记,去领那个与奖状同样格式的法定结婚证明。

    1970年3月,北大“东,西,俄”三个外语系一行30多人毕业离校,从北京来到济南西郊的济南军区后勤部腊山生产连,在那里种麦子蔬菜,养猪盖房和沤肥掏大粪,历时一年又九个月。在确认已经彻底“脱胎换骨”后,他们终于迎来了分配工作走向社会。这一批人是1964年考入北大外语系的。在经历了两年的外语专业学习,三年半时间的“文革”停课闹革命,再加上不到两年的部队农场锻炼改造,前后耗时七年又三个月的“马拉松”才总算是念完了这个“北大学府”......。

    那个年代只有拿到那张“证明”才算是合法夫妻,才可以同居,申请住房。同样,男女之间的事是个极其严肃的话题,不许包二奶情妇,养小姐小蜜,不许未婚同居,更不许奉子结婚,也压根就没有这些词语概念。男女之间必须保持距离,男女授受不亲,稍微近了些就会被人“说闲话”。如果哪个人被传出有“生活作风”问题,是领导干部则乌纱帽可能就难保,普通人则也可能就会被吐沫星子淹死,基本上是“永世不得翻身”。大学生如发现非法同居者(没有证明)指定被开除,即使是恋人也绝不饶恕。那个时代关于婚姻的词汇很简单,也就是找对象,恋爱,结婚那么几个。没有现在的试婚,闪婚,又冒出来个同性恋等等。当然,离婚的也极少数,有时,离婚还被认为是不光彩的事。现在的离婚有点像家常便饭,有协议离婚,自行离婚,握手离婚,烛光离婚等等。我所在的山东省的离婚率居全国第三位,可能是由于山东受好汉“武二郎”的感染,性情刚烈所致。我邻居的一个孩子得了结婚恐惧症:他的同学中许多都离婚了,他的观点是与其离婚还不如就不结婚,省得结了再离。这个观点当然肯定是失之偏颇的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举行婚礼的并不多,没有婚纱,也没有星级酒店婚宴。记得我们二人是在北京的哥哥家结的婚。哥哥下放去干校劳动,房子空着。1971年12月24日下午,岳母做了几个菜,家里来了几个在北京的亲戚,吃顿便饭,“婚礼”就结束了。第二天,请几位在北京的同学来家里坐坐,我不会做饭,记得还是同学帮着做了个“葱花炒鸡蛋”......。那时送礼可没有红包,就是一些枕套,被面,暖水瓶和脸盆之类,记得我们好像是收了6个脸盆。结婚发的糖果可没有现在那麽五光十色,丰富多彩,巧克力肯定是没有的,买点北京义利食品厂的黄油球和大虾酥就算十分高档了.....。一个意外的巧合是,后来才得知,我们的结婚之日竟是“平安夜”!这绝对是无意的巧合,因为那个年代禁止信教,宗教活动也限制极严,我们也压根不知道人世间还有个什么“圣诞节,平安夜”之类的“洋玩意”!

    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那麽从简。有一位分配到省委机关工作的就举行了婚礼,我还有幸出席了。记得是在宾客的哄闹下,他们还唱了一首革命歌曲“东方红”,大煞风景,不提情趣。那个时代住房同样也是个大难题,结婚都不一定能“成家”,因为没有住房。许多人结婚后仍“劳燕分飞”,各自住单身宿舍,等待有住房那一天才正式“成家”。我们被分配到了省级机关,住房算是宽裕的。虽然室内既没有厨房,也没有厕所,更没有暖气,但毕竟还有一间平房可以安身“成家”。记得那时住房最好的要数分配到省委的那位举行婚礼的人士,分得了一套两居室单元楼房,面积虽然只有20几平方,但厨房和厕所都在室内,省得顶风冒雨因不时之需而冲向茅坑。他们的这个待遇在当时真的是让人羡慕得有点“垂涎三尺”。

    改革开放后,许多老人觉得当年没有赶上现今的好时代,为了平衡心理,赶时髦又去补了张婚纱照,或找个星级酒店补办婚宴,也可能有的还搞了车队大巡游,等等。我倒觉得大可不必,一切都顺其自然,时光不会倒流。比如染发,年老发白是自然规律,不要再去干那些“人定胜天”的违反大自然规律的蠢事。可以想象:一张满是鱼尾纹的老脸皮,上面顶着一个墨黑墨黑的圆盖儿,活脱一个妖怪再现!晚上出门那可是要吓死人的。

    2011年12月11日,在济南的我们三对北大学友在“钟鼎楼”餐厅聚会,庆祝40年“红宝石婚”。主人公分别是王如绘(史学家)甘英英(山大教授)伉俪;蔡德贵(季羡林研究专家)刘宗贤(哲学研究员)伉俪;还有我们老俩口。餐桌摆上了特制订做的婚庆蛋糕,上面题有“红宝石婚庆纪念”。甘英英演唱了40年前我编写的歌曲“腊山农场之歌”,她是山大老教师合唱团首席指挥,有一副歌唱家的金嗓子,声音圆润美极了,把我们都拉回了那个年代。我演唱了从电视节目上记录整理的“战友情”,感动得夫人热泪盈眶。她说她每次听这首歌都要激动得流泪。那是一首部队老战友重逢相聚的军旅歌曲,是由总政歌唱家寇家伦领唱的。我们还特意带来一瓶正宗加拿大产冰酒助兴,是在去加拿大旅游时在尼亚加拉瀑布旁的海关免税店买的。美酒加蛋糕,放歌忆今昔。欢声映笑语,百感衬愉悦。“40年前奔沧桑,40年后话健康”。我们三家还以婚庆蛋糕为衬景合影留念。分别时,大家言定:“金婚”再庆!! 

    我第一次应邀出席盛大的50年“金婚”庆宴是在驻印尼使馆领事部工作期间,算是开了眼界。当事人是一位印尼中等富裕华人黄良寿夫妇,摆了20桌。出席老人婚庆的有他们的十个儿女,当然还有孙辈三四十人。据老两口讲,孙辈中许多都不认识,自然也叫不出名字,只是见面时给发个红包就是了。那天,只见男主人黄良寿先生西装革履,红光满面,太太则打扮的珠光宝气,金光灿灿。据说25年“银婚”是婚姻恒久第一大庆,而50年“金婚”则是婚姻恒久第二大庆,而60周年的“钻石婚”更是人生难得的最隆重庆典。

    不妨查查看,今年你是什么“婚”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