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 
 

伊春 篇(5-5)  

2011-08-13 11:01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“南有三亚,北有伊春。林都伊春,森林氧吧”这是中央电视台每天的例行广告,已播了有几年,应该是家喻户晓了。看来,为了提高本地的知名度,家乡的父母官是不惜重金的。

    这是我时隔两年后再次返乡,也是我的老伴40年来的第二次到访。关于家乡伊春的变化,我曾经于2009年夏天写了一篇“故乡行” ,登载于“走出大山”一书中。 

    到达伊春车站是30日的下午1点30分,从汤原到伊春没有直达火车,需要到南岔换车。汤原是个大县,但许多经过的铁路快车却在这里不停车,交通极不方便,这对发展县域经济十分不利。“要想富,先通路”,汤原县领导应该知晓这个道理 ,抓紧与铁路部门沟通,使之交通四通八达起来......。下火车后就看见了那个大个子小老弟在寻找我们,两年不见他没什么大变化。

    我们在家乡伊春共住了6天,活动很多彩。首先去拜谒了父母的陵墓,送上我们的哀思。母亲曾于1973年去济南住了一个月,照看我们的一岁女儿。在离开济南回伊春时,她很是舍不得那个小小孙女;去母校一中看了看。从我离开当年的一中算起母校已经三易其址。目前的校园气派宏伟,彰显这个全市唯一重点高中的实力与“牛”气。我们在母校门口合影留念。巧遇学校正在高考张榜,排在最前面的第一个就是考入北大社会学系的学生。该位学生的班主任在榜前如数家珍,无限自豪地告诉我们他的学生的高考业绩:前十名中就有6人在他的班里。他还说,打从2003年考上一个北大外,后面连续7届毕业生没有一个考中,这个是8年后的第一个。当他知道我是母校一中第一个考入北大的学生时,惊讶了半天,赶紧问候“老前辈”;我们还游览了商场和农贸市场,了解家乡的物资供应状况;那只有22个座位,还有可站立5人的空间的小公共汽车,约100多米就设一车站,看出这个城市之小。感到新奇,我们也试坐了几次;我个人还到铁道东的郊外野地,环视那熟悉的青山绿水,回忆当年在母亲身边生活的一幕幕。那里有一条笔直的柏油路伸向远方,一直通向新建的伊春机场。路灯采用太阳能新技术,光线不足时自动照明;我们还驱车一个小时,包车从五营赶到乌伊岭区,专程去看望二嫂和他的二儿子,亲人见面自然亲切。看上去二嫂身体很健康。二哥去世后,二嫂一直一个人生活。去年夏天二嫂来济南的大儿子家,我们还请她在浙江大酒店吃了饭.....。

    我们的重头戏是游览位于70公里以外的“五营”国家森林公园。这个冠以“国家”的森林公园已正式营业有几年了。园区主题同样也是在保留的一块红松原始林的基础上进行商业开发,供游人参观游览。我们平时吃的松籽就是红松的果实。今年是松籽的丰收大年,那高高的树枝上挂满了松塔。触景生情,回忆把我带回54年前的1957年:

    1957年春天的5月,我正在读小学5年级。学校组织“勤工俭学”,就是去“沟里”(注)的新青林业局的深山老林里捡松籽。我们从伊春坐了5个小时的火车后到达新青车站,下车就直奔大山深处。赶上我倒霉,在过一条约5米宽的小河时,我从独木桥上滑下来掉进了河里。山区的初春,河面还浮着冰碴,河水刺骨凉。幸亏我的行李浮在水面上。老师和同学一起把我拉上了河岸。我们住帐篷。夜里出来小便,环视周围黑黝黝的树林,感到害怕。须知,当时山里的野兽还很多。现今54年过去了,回想起来仍然感到十分的恐怖和后怕.....。秋天从树上落下来的松塔都滚到了山坡下的低洼处。我们用篮子把它收集起来,用木棍砸烂后,再去小河边用河水把砸下来的外皮冲走后,剩下的就是我们所要的松籽了。

    在这里我仔细地查看了那些大树的树龄介绍,还真的没有发现有超过汤原“大亮子河”森林公园里的“红松之王”的。2005年的一场飓风,刮倒了约400多棵直径约一尺粗,树龄约200余年左右的红松树。望着山坡上横倒竖卧的参天大树,让人心痛惋惜。与汤原“大亮子河”森林公园相比,这个园内的设施有的已显陈旧。森林小火车只是摆设,供游人照相。游客以附近居民为多。当听我的弟妹说我们是负责旅游的,游览车司机便向我们抱怨收入太低 ,希望能给反映一下。

    8月5日早晨7点,我们结束了故乡伊春的6天之旅,登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。小弟夫妇送我们上火车,我的发小吴世杰携夫人马桂荣夫妇也专程去车站为我们送行,还给我们带了一大包水果。

    火车启动了。再见吧,故乡伊春!

(又及:我们在哈尔滨住了一夜,于第二天8月6日下午4点乘飞机,并于2小时后回到了济南,结束了为期20天的黑龙江大小兴安岭之行)

   :“沟里”是林区职工对位于边远偏僻的采伐作业地区的称呼。

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