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饥饿那滋味  

2012-02-29 12:20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 最近,有网络消息称:南京一位在五星级酒店干了四年已年近五旬的母亲清洁工,因把餐厅剩菜拿回家给上大学的儿子食用而被开除了,罪名竟是“偷窃”。消息读罢,心里像洒满了五味子,不知是啥滋味,感慨多多。你有过挨饿的经历吗?“饱汉不知饿汉饥”。可以说,有过饥饿经历的人真的是刻骨铭心,很难忘却。
    回忆起来,我的挨饿的日子前后有三个时段,总起来真的是不算太短。
    应该是在1961年前后,我刚17岁,赶上了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。记得家里孩子多,成人口粮限制在每人每月28斤,儿童定量更少。哪里知道儿童的饭量更大,家里的口粮捉襟见肘,注定是“寅吃卯粮”。粮食的品种结构也不对路,细粮(大米白面)很少,主要是玉米面,玉米碴子和高粱米。后来这些粗粮也都没有保障了,吃南方运来的地瓜秧子和地瓜干。那个地瓜秧子无法下咽,倒是那个地瓜干真的是非常好吃,可惜就是发霉变黑的太多。看到孩子们饿极了,母亲就去拣椴木树皮回来研磨。混合玉米面做成贴饼子。为了提起孩子们的食欲,里面还放点糖精。那时我们兄弟四人年龄都小,总是围着母亲喊饿。听说玉米面先干蒸以后再做贴饼子能增大出数,母亲便不怕麻烦地如法炮制。无奈“僧多粥少”,为了解饱,母亲把粥熬得很稀,我们的肚子都喝得鼓鼓的......。这个饥饿缠身的日子前后有两年。
    进入北大学习后,仍是笼罩在饥饿感中。每天下午4点前后,就饿得心发慌。在阅览室里连坐都不安,书自然是也就看不下去。尤其是在星期日,那个日子更难熬。穷学生,身无分文,即使再饿,也必须等到食堂的开饭点才有饭吃,绝对没有可能掏腰包买零食充饥,去饭馆“大饱口福”解解馋则更是奢望。如果那时也有这么个母亲把酒店的剩菜拿回来给我解解馋,那可真是求之不得的“雪中送炭”。
    参加工作后有了工资,仍是摆脱不了饥饿。我被分配到了青岛的“山东省外贸局”,就在繁华的中山路。单位食堂星期天两顿饭。早晨的馒头咸菜还有那碗绿豆粥,肯定是不撑时候,很快就消化掉了。手里有点钱了,也想不到去饭馆搓一顿。有时去逛栈桥,回来经过中山路上的许多饭馆,只是在饭馆的橱窗前稍事浏览算是解馋了就赶紧离去。其实,那里有个“春和楼”包子,很有名气,饿的时候去吃一顿也不为过。但在青岛工作两年间,竟然都还不曾去品尝过。
    国内公款吃喝浪费惊人。有一次,我去一家酒店吃午饭。一进餐厅,只见有几桌满满的饭菜。我以为是团体用餐在等客人来吃,谁知服务员告诉我说那些是开会的客人吃完了剩下的,可以说整桌餐食基本上都没被动过,而且都将被倒掉。我在想,公款吃喝的顽症难以根治,但那些压根没人用过的饭菜是否不要一抛了之。把那些还能吃的低价卖掉,既不浪费,又能帮助穷人,还能增加酒店收入,一举三得,何乐而不为!这样的改变,有可能会给酒店的管理增加些复杂,但办法总比困难多,想办好事就不要怕麻烦,“非不能也,是不为也”!
    在印尼时经常与华人朋友聚餐。印尼的华人请客,剩菜都要打包,因为那都是他们的血汗钱。但剩菜打包应该有个前提,那就是吃饭时强制使用公用勺筷,以确保食物的卫生。印尼华人的这个好习惯在我们这里还难以实行,因为愚昧无知的“豪气”还在左右着国人。
    死要面子,显摆阔气,这些“臭毛病”何时才能绝迹呢!?
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