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燕园一别五十载  

2014-09-25 06:20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 2014年9月20日,秋高气爽,艳阳高照。北大东语系1964,1965两个年级的学生相约重返校园,共同纪念入校50周年。这是继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后的又一次部分北大校友的返校之聚,其热烈情景令人为之动容。这使我想起了50年前我的新生录取通知书上的一段话:“亲爱的滕宗元同学:在那秋风送爽的9月,我们将相会在金色的首都北京,相会在美丽的燕园,未名湖畔,博雅塔下,开始你新的求知之旅.....。”

       1964年的9月1日,作为北大东语系录取的120名新生之一,我走进位于中关村的南校门,来到东语系的新生接待站报到,就此开始了我的北大学业生涯,至今已经整整过去了50年。虽已是半个世纪的事了,但记忆犹新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这个本应是64年级的入校50周年的活动,但同系65年的新生也一同纳入,这是因为这两期学生具有太多的共同点:都是完整地读完12年的小学,中学,又都是在文革前考入北大;既共同经历了长达三年的文革,又同时在1970年的3月毕业离校走向社会。这两届学生的标准年龄应该是:64级的69岁,65级的68岁,但由于上学的早晚,其中年长者也有72岁的。但无论具体年龄差异多大,现今都是已经退休了近十年的老头,老太太。

        聚会地点选在外文楼,那是当年东语系的教学办公楼。文革前,三个外语系的基地分别是:东语系是在外文楼,西语系是民主楼,只有俄语系用自己的系名命名俄文楼。这三个外语系的办公楼得天独厚,都是古式建筑大屋顶,坐落在燕园最美之处:从门前有两头石狮守护的西校门进入,走过小桥流水,正面就是正方形花坛,翠柏葱葱,绿草如茵。花坛的左面就是外文楼,雕梁画栋,古香古色。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,就在外文楼楼前的华表下,草地上,返校的东语系校友簇拥着老系主任季羡林先生,谈笑风生,徜徉在美好的回忆中。而今16年过去了,季老先生几年前也已离开了人世,令人不乏沧桑感。

       说是9点聚会开始,但八点钟左右,楼内楼外就已经是人声鼎沸,看来,校友们都十分珍惜这宝贵的一天。 两届校友当年招生总计约200人左右,前来签到者100多人,约占一半。103阶梯教室内熙熙攘攘,大部已被坐满。如果把会场比作一部交响乐,环顾身边,白发苍苍者众多,这是乐章的主旋律;满头黑发的也有一些,可称做是起衬托作用的副旋律;在黑与白的主副旋律之中时有一闪一闪的发光者,那是些被戏称为“中央部长”的谢顶人士。此乃仍在保持学者风度的执著人士,这应该是属于打击乐,贝斯之类的乐谱强点。那些满头黑发者,除极个别的属先天遗传基因外,绝大多数都是手工染黑的。染发是一种心态,希望自己永远年轻,希望青春永驻,此系个人爱好,无可厚非。但毕竟50年过去了,大都“古来稀”了,衰老体征的强势显现是不以个人意愿转移的客观规律。半个世纪的岁月磨难,那满头白发虽然可以用染黑来掩盖,但那满脸的鱼尾纹皱褶,还有那松弛的脖颈,则是无论如何也是掩盖不住的,那是岁月的年轮。年轮是大自然强加于生物的印记,即使涂上再厚的“欧莱雅”也是于事无补的。系里有几位当年如花似玉的美女,甚至还有公认的“系花”,现已不见了当年的风采,甚至若不是还记得她们的名字,就完全不敢去冒认,已经完全是“判若两人”,标准的“老么咔哧眼”了!这不单单是由于她们的满头白发,而是自身体态的巨变,走路或肥胖蹒跚,或瘦小摇晃,特别是那一脸的皱褶,让人感到岁月的残酷无情,时光是青春美貌的第一杀手。

       外文楼103阶梯教室,那里承载着这两届校友近50年那挥之不去的情感记忆,一幕幕场景至今历历在目:当年的新生入学教育就在这里举行,系主任季羡林亲自讲授北大启蒙第一课,介绍东语系情况并作了语重心长的教诲与启迪......。由于文革的共同经历,此两届校友形同一届,互相十分熟悉,大家一见面就彼此寒暄,欢声笑语,朗朗大笑,侃侃而谈,说不尽的话语,聊不完的话题,会场氛围时而被交谈声干扰,甚至需要被召集人不时地提醒。

        9点半开始的聚会,在进行了7项议程之后,按计划于11点半准时结束。这个筹备了近多半年的返校聚会活动,获得了这两届校友的热心期待。许多人给筹委会发去建议,贺电,吟诗作赋。我也写了几句心里话,献给我的同窗,重录如下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燕园一别五十载

         【 50年返校聚会有感,献给印尼语64级同班学友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返校的脚步正在越走越快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母校的西门已经越来越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燕园一别五十载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校园里的“湖光塔影”还好吗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十年前踌躇满志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十年后可堪回首;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十年前风华正茂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十年后夕阳桑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校友相聚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见一面,就又多了一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相逢问一句 “可好”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分手道一声 “珍重”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千里隔不断,北大学友情”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还会再有个五十年吗?!

           (全文完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