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“五子登科”与“三品官”  

2014-08-27 07:13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在《告别未名湖2》一书中,读了著名作家高放的序言:“老五届大学生有过五段必须牢记的历史,我概括为:‘文革’前的骄子;‘文革’中被作为‘棍子’;被‘发配’后的弃子;改革开放后的才子;退休后的赤子。.....。”这个“五子登科”真的是绝佳概括,把这批学生的人生遭遇精确得天衣无缝,比我们这些老五届自嘲自讽的“三品官”(旧教育制度殉葬品,文化革命牺牲品,教育改革试验品)更为淋漓透彻,更为画龙点睛。
         由北大同期校友孙兰芝等几位热心人士牵头编辑出版的,反映北大老五届校友离校后的人生行迹的“告别未名湖‘一书,先后出版了两集。这一巨作的问世,让近一万名被”文革“作践,戏弄了的北大老五届(66届至70届)学生彻底迸发了埋在心底多年的郁闷,屈辱愤懑:正义得到伸张,原本得以澄清,归去来兮,令人大快人心,扬眉吐气。
         这五届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的高才生,由于”文革”爆发,都没有按时按计划地完成学业,有的甚至只读了一年书,竟搞了四年的“革命”。从1966年5月开始,他们竟有一半或大半的在校时间卷入了"文革”,整天随着那个“最高指示”的指挥棒或东或西,或南或北的奔来跑去。当被要求破四旧,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时,就扑风捉影地去批斗教师和校系领导,丧失理智地对他们横加折磨,以致一些教师不堪忍受含冤致死;当接到“要文攻'的最高指示,就去刷那些铺天盖地的大字报,广播大喇叭搅得校园内外天无宁日,两派互相骂来骂去;当最高指示转瞬间又变成了”要武卫“时,于是就挖战壕,抢占宿舍楼,札红缨枪,两派互相血洗,学生死伤的噩耗不断。这痴迷疯狂地响应“要关心国家大事的”伟大号召,到头来的结论却是参与了”十年浩劫“。不但自己的青春年华被浩劫了,又糊里糊涂地被当做棍子“浩劫”了别人。
          好不容易盼来离校,但却不是毕业后的正式就业,而是被随心所欲胡乱地打发了:有些人被派到全国各地的军队农场去种庄稼,一待又是2-3年。本已经耽误了的青春年华又被继续闲置耗费,20岁上大学到了28岁还在那里悠荡,不但不能为社会做贡献,就连结婚成家的正常要求也都成了奢望;有的被下放到最基层,最边远,最落后地区的工厂,矿山和学校,干的是啥工作连自己都莫名其妙......。
         两本书收录的140篇文章,大都是北大老五届校友的回忆录,是足以能够反映这批人离校后生活面貌的代表作,具有普遍意义。 ”是金子总要发光",在社会逐步安定之后,这批人的“高才生”素质不断地得以展现。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,展现着北大人的风采,经过艰苦努力的拼搏,业绩显著,成果辉煌,不虚为“北大学子”的名声。
        凡事有比较才有差别。比起那些高三时的学习尖子,只因“复杂的家庭关系”,就被取消大学录取资格的同班同学;比起那些因文革爆发而一辈子与大学无缘,后来又年幼离家,上山下乡的“老三届 ”学弟师妹;比起那些一心精忠报国,却被打成“右派"与“右倾”,继而开除党籍,开除公职的学长师兄们(作家高放在反右及文革初期就险些作为靶子被击毙);比起那些......,作为北大老五届的每一位成员,在肯定了自己的拼搏精神外,还应庆幸自己赶上了很好的机遇,还有那些天降的幸运:他们毕竟赶在了文革前上了大学,而且罩上了名牌大学的光环;他们能上北大还要庆幸自己“不那么坏”的家庭出身;他们还要感谢毛爷爷走得早,以及后来的“拨乱反正”.......。
         2004年3月, 在我行将退休前,我发出了邀请函,正式邀请在济南落户的北大校友聚会。我的邀请函如是写道:
        "又是一年春草绿,夕阳晚霞三月天。
         回首三十四年前,当我们这些‘三品官’离开那令人迷茫的‘北大学府’,被发配到农场劳改时,是那么地一脸茫然,一身无奈,一腔惆怅......。
         而今于花甲之年,泰然回首之:‘风云已去,尘埃落定,王侯贼寇,逝者如斯.......’争斗之余,恍然慨叹:人生苦短,转眼百年,一切皆空,唯身躯尚存,而健康,才是真正永恒的主题。”
          北大“老五届”的标准年龄应该在68岁至73岁之间,都已迈入古稀年。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相继离世。在这两本书的作者里面,就有的还来不及看到自己的大作问世就匆匆而去。2014年9月20日,东语系64级拟举办入校20周年返校聚会活动。我的一位同班,现任江西“南昌北大校友会”负责人的大学同班就来信告知我,从南昌到北京虽然只有7个小时的高铁行程,但他却“爱莫能往”,理由是:“十几种疾病缠身,最可怕的是那‘三高两梗’,随时都会危及生命,因此已经8年不敢出省。”一系列的迹象表明,老五届校友的健康状况已步入“多事之秋”。过去有句豪言壮语,叫“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”。我倒是希望每位校友都能享受一个休闲的晚年。“岁月蹉跎尽,晚霞当珍惜”。要过好每一天,尽享这来之不易的夕阳好时光。
          在此,谨向北大老五届校友们致以晚年的祝福:如果你必须失去,但愿是忧愁;如果你必须遗忘,但愿是烦恼;如果你必须错过,但愿是厄运;如果永远,但愿伴随你的是健康,平安,幸运,快乐!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