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日本话  

2014-10-29 06:51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约一个月前的2014年9月20日,在北大东语系1964 ,1965级两届 友入50周年返校聚会活动的现场,我用日语演唱了“八木小调”。这是我50年前在校就读时学的,至今记忆完整。教我唱这首歌的是日语专业同年级的孟科学友。孟科是沈阳人,我的东北大老乡,我们是好朋友。在献唱此歌之前我说了一句 “献给我的好友孟科”,台下传来几位女生的私语,她们肯定是日语班的,对我的这句话有新奇感,不知何故我一定要说这句话。孟科为人忠厚热情,文革期间还约我去沈阳他家做客。但他的命很苦,父亲是铁路工人,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了一条腿。他自己后来又患病,不幸英年早逝,以致连母校北大的“百年校庆”都没有赶得上,每每想起来,心里很不好受。
         当“9,20聚会”进入到“自由表达心声”环节,现场要求大家说一句“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”,我说的那句就是“我最后悔的是没能入选日语专业!”。这句话内涵的真实由是:当年入学,在高考前填写自愿时,每个报考学校可以按序选择三个系,我的第一系选的是中文,然而却被名列第三的东语系录取;进入东语系后又可以按序选报三个志愿,我的第一专业志愿报的便是日语,却偏偏又被分配到第三志愿的印尼语。命里注定我无缘于日本话。上大学两次报志愿,结果都是沦为“三等公民”,像是“天注定”,有点那么“沮丧”。当时的流行口号是:“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”。
          大约是在文革初期的1967年前后,在北京展览馆举办了“日本工业展览会”。日本语专业的几乎所有同学都被学校派到现场去为展会服务。孟科第一时间告知我并要我到展会去玩玩转转,他还利用其展会人员的身份把我从便门领了进去。进了展馆,日语班的同学们看到是我来了,都热情地把手里的日本厂商印的资料大把大把地往我手里塞。那时参观这类国际展会入场要求很严,能拿到正式入场券的人可谓凤毛麟角。因此,人们也绝少能拥有这么精致的印刷宣传品的机会,一旦拿到后便觉得很宝贵,有荣誉感。当时中日两国还未建交,看到日语专业的同学们与日本外宾几哩哇啦地讲日语,心里的那个羡慕劲就甭提了,也就更加懊恼自己没有被日语专业选中。
           1972年9月两国建交时,我正在烟台陪印尼共外宾。有一天,外办让我向外宾传达中联部关于中日建交的通报文件,并让我译成印尼语直接传达。在遇到首相“田中角荣”和外相“大平正芳”的名字时,我只知道日本地名和人名都不能用汉语音译,但却不知道该咋译。我就用印尼语向外宾请教。外宾告诉我,“田中角荣”读成“卡库依,塔那卡”(kakui tanaka);“大平正芳”读成“欧希拉”(ochira) 。40多年来,这两个日本政要姓名的日语读音至今一直印在我脑海里,可以张口即来。2014年的某一天,我的儿子听我说了这件事后很佩服我的记忆力,但他不知道我有此实在令人难忘的经历。第一次实践了日本的汉字人名与地名的口译法则,那就是必须用日语的发音,而决不可直接用汉字音译。此外,日本汉字的中文发音只对中国人有用,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通用,用了人家也听不懂。在国际场合与人交流,大阪应读成“欧萨卡”,名古屋应读成“那欧亚”,冲绳应读成“欧西那哇”.......。这也是我翻译生涯初期的一个翻译业务的常识领教,后来一直很受用。因为不懂日语,就必须通过英语了解日本这些地名的日语读音,为此,我特别买了一本“汉英对照”的日本地名词典,以备不时之需。
           2009年,我与夫人参团去日本旅游。一次去大阪药店买药,由于语言障碍,我们拿出中文药名给两位女售货员看。她们见我们不懂日语,就立马拿出纸和笔,忙前忙后,与我们进行汉字交流。一旦享受到了在国内鲜有的如此满脸笑容的热情服务,夫人着实有些承受不了,一个劲的用中文说谢谢。我嫌她用中文的表达太不够劲,就用英语连连地说谢谢,但仍是觉得不能尽兴。突然,日语的“谢谢”一词油然地出现在了嘴边。于是,我马上呈立正站姿,面向两位日本姑娘,致礼并脱口说出了 “阿力嘎斗,沟杂依玛思!(aligadou gouzayimas)”几乎是同时,夫人也说了一句“斗某!(domo)” 这是日本话的另一种“谢谢”的表达,她此刻也想起来了。两位日本姑娘闻声大吃一惊,立马花容失色,随即灿烂地笑了起来,但却一脸狐疑。我猜想,她俩肯定在心里说:日语讲得这么好居然还藏而不露,中国老人不仅仅是忒有才,而且还谦虚到家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由于大学专业是外语,加上对语言的浓厚兴趣,我经常拿一些外语讲笑话。在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工作期间,使馆有一次组织去万隆旅游。在车上,为了缓解旅途疲劳,要求每人表演一个节目。我的节目就是如何巧记日本地名。比如,美国扔原子弹的广岛,日语发音是“xiluoxima”,可以用谐音“是骡子是马” 来记;著名港城横滨的日语发音是 “yokohama”,可以记成在饭馆就餐点牛蛙,“要个蛤蟆”,大家听了笑声不绝.......。
             东语系各个专业的老五届学友,由于受文革影响,离校后能够结合专业工作的为数不多,大多都改了行。唯有日语专业的学友,职场里基本都能用上日语。很多人都有过常驻日本的经历,相当一部分都在国内各高校担当日语教授。由于专业的吸引力,他们的校友凝聚力也很强,时不时的搞个聚会活动,能前来出席的回回都不在少数......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对于语言中的乐趣,那些学语言的人体会得会更深些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