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回家过年  

2015-02-25 19:35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二零一五年我69岁,是人生迈入古稀的前一年。我是北京人,生在北京,长在北京,北大毕业后便分配到了山东济南,北京的大家是我永远的依恋。济南离北京并不算远,但因种种原因,我已经有近二十年没能回家过年。这其中的客观原因主要是身不由己。由于外语小语种的需要,我们夫妇长期被借调到国外工作,或受聘有关单位发挥余热,或因家务缠身,致使每年春节在京的家人聚会都总是少了我们这一家,全家人盼望我们都能回京过年的愿望屡屡落空。至今,母亲虽已于15年前过世了,但我的三个姐姐,一个嫂子,一个姐夫还都健在,四大家庭14口人也都在北京。我们最敬重的大姐,现已84岁高令。继承母亲遗志,完美地领导着这一个和谐大家庭.....。大姐德高望重,这个“天降大任”自然是非她莫属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这个大家庭最近的圆满聚会应该是在18年前。我和先生于1997年12月31日结束使馆任期从雅加达回到北京。第二天就是1998年元旦,妈妈在方庄为我们接风洗尘,全家20几口全部出席。外甥女小松,林洁夫妇刚从外地回来,下了飞机就以最快速度赶往酒店。妈妈很看重这次聚会,她老坚持要站着讲话,还特意要来话筒,十分郑重地发表即席感言。记得当时她老人家的讲话是:“今天我很高兴,小女儿从使馆回来在这儿请客,咱们都团圆了......。”现在回想起来,仍然是乐趣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今年一定要全家回北京!这个决心一经下定,就获得了儿子和女儿两家的支持。于是我们就早早地买到了高铁车票,并提前预订了北京的酒店。万事俱备,每天都掐算那个时辰的到来。就连我那个7岁的小外孙,每天都问还有几天去北京,指着月历数日子,还说“好期待呀!”。虽然还都没有谋面,但这孩子情商高,指着我们四姐妹和母亲在麻将桌旁边的合影,嘴里念叨着老祖,大姨姥姥,二姨姥姥。三姨姥姥。自己还别出心裁地为几位老人准备了见面礼,还每人一份:这都哪跟哪呀,根本没有这小东西的事,他可真逗!太惹人爱了!大年初一,我们全家六口浩浩荡荡,坐上了去北京的高铁,两个小时候后,就到了北京南站。出租车半小时内把我们送到了位于西郊的紫玉饭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聚餐定在大年初二,约定十一点半开始,但大家见面心切,提前一个小时就都来了。久别的亲人喜相逢,拥抱寒暄,欢声笑语。那个欢乐场面的喧闹声“分贝”究竟有几多厉害?看看服务员进出房间都捂着耳朵你就知道了。应我们的请求,这次聚会由我们买单,全家也都同意了。这既是家庭过年聚会,也是我们新婚儿子对北京亲人的一次答谢。我们委托二姐的儿子李强全面安排这位聚会。我们这位大外甥为人热心,能力超强,谁家有事必请他帮忙,而他则是有求必应,谁家的忙他都帮过,被全家美誉为“我们这个大家庭的行政大总管”。由他安排完了排位座次后,我先生代表我们全家首先致辞。面对十几位第二代第三代,他主要强调:“今天四大家21口能在这里聚首,欢聚一堂,应归功于我们德高望重的母亲,孩子们的奶奶姥姥。没有她老人家为我们树立的家庭要团结,和睦的良好家风,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老少三代的大团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随后,我先生请出我们这一代的领军,全家的核心李秀珍老大姐讲话。老大姐在母亲过世后不忘母亲的遗训,继续为这个大家庭的完整和谐而日夜操心,完美地发挥着“中央空调”的作用。触景生情,老大姐看到这老少三代20几口其乐融融的盛景,骤然间想到了母亲,遂热泪盈眶,竟然讲不出话来。也难怪。大姐太珍爱这个大家庭了......。聚餐重头戏是文艺表演,我们的那个第一次亮相北京的7岁小外孙在向各位老辈拜年后,便开始表演他自己设计的,准备多日的舞蹈“小苹果”,餐厅即刻沸腾了起来;其后,我们的已经79岁高龄的专业舞蹈演员二姐李蕴,开始了表演绝活新疆舞。76岁的三姐,外甥女小松,小杰也都入场跳了起来。击掌声,欢呼声不绝于耳;轮到了我们表演,我先生用印尼语演唱印尼著名民歌“啊吆,妈妈”,我伴舞。正跳的起劲,小外孙子摔倒了,把我也绊倒了,但我们立马就站立了起来,好在并无大碍。这个扫兴的突如其来,好比兴头上泼冷水,犹如最后吃了一粒苦花生米。外甥女婿林洁是清华高才生,他即兴发挥总结到:“瞧这个歌选的,‘啊吆妈妈’变成了‘哎呀妈呀!’......”全场大笑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聚会在进行了两小时之后,曲终人散,大家分手告别,言定再见,有机会就一定要再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初三,外甥女小松邀请我们去她的新家做客。早在一个月前,小松就来信希望我们能去她家一坐。记得他是这样说的:“我从小就受到小姨的关爱,一直没有机会报答。盼望小姨全家春节来我们家,亲情永远是第一位的.....。”小松特派司机去酒店接我们,外甥女婿林洁在门口亲自迎接,大姐在客厅等候我们。他们两口子含辛茹苦,努力拼搏,凭着勤奋和聪明才智,创下很可观的殷实家业,实属难能可贵。我们在参观了三层楼的独栋新居后,还和大姐,还有小松两口子进行酣畅的交谈,令人快乐,兴奋不已。午饭后,小松特意开着她们的新车“特斯拉”送我们去地铁站,让我们尽兴体验一把电动车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初四,北京天气转晴,蓝天微风。我们带着女儿和外孙去母校北大,让外孙看看姥爷姥姥就读的北京大学那美丽的校园,还有那闻名的未名湖和博雅塔,让他亲身感受一下这个著名高校的氛围。上午9时,我们坐出租车来到了北大西门,想从西门进入,但门卫说参观者必须一律从东门进。我们即说明我们是北大校友,带着孩子回母校看看。在询问核实了我们那个年代的东语系领导人姓名后,便主动举手致意,为我们放行。毫无疑问,这是母校对北大校友返校表示欢迎与尊重的一项特殊礼遇。当我们到了当年我们上课的外文楼时,因是假期。门锁着不能入内参观。我先生抱着外孙,让他从窗户上看一眼103阶梯教室。就是在半年前的2014年9月20日,我们东语系六四,六五级毕业生返校在这里聚会,纪念入学50周年。我先生受邀主持了这次聚会,我还现场跳了新疆舞。小外孙看过那个聚会的视频,一遍又一遍地看,总也看不够.....。这次总算满足了他要看看姥姥展示舞姿的现场。在围绕着未名湖转了一圈后,又在博雅塔下留了影,我的外孙在济南的“博雅”幼儿园待了三年。这次让他亲临北大,这是熏陶,他似乎明白我们的用意,说:“将来我也上北京大学。”随后我们在校东门乘地铁,直奔天安门广场。外孙第一次看到了天安门,喜出望外,高兴得直蹦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在结束了预定的活动后,大年初五,沐浴亲情,满身愉悦,我们坐上了返程的高铁,两小时候就回到了济南。这里又有个小小花絮:我们本来买的是一等座,在改签提前后竟然破格给了一张商务车座位:那可是与飞机公务舱相等的级别!大皮沙发软座椅,还有拖鞋供应。毋庸置疑,这个享受自然是属于那位小外孙子的。此行回家过年,体会到血浓于水的大家庭亲情:亲情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触景生情,抚今追昔,使我想起了30年前的那次回北京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 1971年我分配到济南工作,由于工作原因,竟然有13年未能回北京的家过年。1984年终于调换了工作,我们就决定回家过年。托了许多人最后也未能买到卧铺,坐的是夜车硬板,坐在那里整整熬了八个小时,于早晨5点到了北京。下车后,身背大包小裹,带着两个孩子挤上了公交车。我们的儿子那时才7岁,在孩子刚上车还未站稳司机就关上了车门,差点夹了孩子的头。我与司机理论,竟遭到了售票员的讥讽,那个年代真的是没有说理的地方!来到了妈妈生活的哥哥家,哥哥家住房就两室,哪有地方给我们住呢?那时探亲压根就没有住宾馆一说,就那点工资,怎么可能住宾馆?那个年代普通百姓能住上宾馆那可是天方夜谭般的高消费呀!亏了热心的嫂子联系了外交部的同事好友,利用她们全家回老家过年房子暂空,安排我们住进了那位好友的家.......。

     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。俱往矣,享现代文明,还看今朝!

 

(李秀君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