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市井聊吧  

2015-05-14 16:48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此行三峡,顺路四川成都,重庆,及安徽合肥,点滴见闻,虽属管窥,但自觉有趣,在此聊聊。
       成都乃“天府之国”的中心,是大西南的重镇。但见那里商业发达,购销两旺,门庭若市,人满为患。逛街者摩肩擦踵,饭馆里座无虚席。成都人享受意识极强,喜欢在外面就餐,不像我所在的济南,一到天黑就都进了家门去忙活做饭。成都各类品牌的大超市几乎都有,到处都是兴旺地顾客盈门。济南的日本著名商号“伊势丹”,早在10多年前就因“水土不服”而关门大吉了,还有那个短命的“百盛”,豪华装修了两年,开门不到一年就闭了门,歇了业了,而这两个商家在成都那里却一直香火鼎盛,热闹之至,看出那里的人生观念,消费理念的极度超前。
        成都马路两边到处都是棋牌室,搓麻将当然都是要玩钱的。因涉赌者众多,法不责众,官方对此睁只眼闭只眼,“鸵鸟”般地自定为那不是赌博,而是娱乐。四川话把“玩”叫“耍”,汉语里“玩耍”是个中性词,一般用在不懂事的孩子身上。其实,东北话也有这个用法,把赌博叫“耍钱”,而且把“卖地,耍钱,抽大烟”列为三大败家行当之一。看来,单独用“耍”这个词,应该就是个贬义词,“耍钱”和“耍人”都不是啥体面的事。
         从成都去重庆有动车,每小时一趟。开车后约一个小时,约上午11时30分左右,但见那座无虚席的车厢里,除了个别的几位在那里玩手机外,无论是年老的还是年少的都已经躺倒了一片。看那个钟点尚未到午睡时间,估计其中入睡者是少数,大多数人都是在闭目养神。”众人皆醉,么有独醒“,惟独就是没有发现有读书看报者。看来神州大地“闭目养神”那绝对是老少咸宜的,“读书无用论”真的是极得人心。难怪老外讽刺国人不读书不看报,但是他们不懂,在这里,读书看报能换来那个万能的“钱,钱,钱”吗?
          自古成渝不分家,但现在却是一家人说两家话。无论是在成都,还是在重庆,都去过几家正宗的川菜馆去体验川菜,这是孩子们的叮嘱,但是却大失所望。那个名为招牌川菜的宫保鸡丁,还有那个麻婆豆腐,色泽也是那么地黑乎乎,与在济南的川菜馆毫无两样。那个龙抄手,它的馅儿虽然只有那么一丁点,但它的皮那可是又厚又硬。神州大地到处可见的粗旷经营,使得那些特色美食无论在哪里都已经彻底变了味,即使在其所谓的“故乡”,也都再也品尝不到那些个“原汁原味”的老味道了。
          无论是在成都,还是在重庆,用普通话问路都很难有效,甚至包括许多年青的四川人。要么是不搭理你,要么就是不耐烦。在成都,打听如何坐公交去火车站,甚至问了8个人都没有下文。我在想,那些外地人如果不学四川话真的很难在那里生活,而想要学到一口正宗的四川话不仅有难度,而且可能还有南腔北调之嫌。我很庆幸自己大学毕业后没有被发配到这个“天府之国”。但也遇到过很热情的,但却过了火。还是在成都,一对老两口为了给我指路,双方有分歧居然吵了起来,让我不知所错,只好一个劲地道歉。在邮轮上,一位来自峨眉山脚下的老男人因为抢座位发生争执,竟动起手来:嘴皮子当然不如拳头给力,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他一个单拳出击就把对方一个年青壮汉吓了个后仰,差点倒地。看来,辣椒是把双刃剑,这个美味不可多享,它足可以使人火气过旺。据说,喜辣地区的人爱吃辣椒是因为它可以除湿,但却忘记了它也能“上火”。网上的传闻,在飞机上动辄恶语相向,拳脚相加的富贵达人大都是来自那些“怕不辣”的地区。辣椒成就了许多“辣妹子”,“辣汉子”,还有“辣妈”和“辣爷”......。
         合肥是安徽省会,是我尚未去过的不多的省会之一,借顺路一停,“到此一游”。合肥的繁华水平应该类同济南。在那个“市府广场”的繁华商业街上,品牌店林立,有点雷同济南的泉城路。但见几乎每个巷子口都有人在卖臭豆腐,招摇品牌皆为“天下第一臭”,搞的整个大街臭气熏天,行人过街只好掩鼻而行,欲躲之而不及,哪还有心情在那里逗留,购物逛街呢!用时髦的央视流行语,这就是合肥的“一道靓丽的风景”。
          合肥的十字路口的过街天桥大都是环形的,排得很密,几乎每几百米建一个,很具特色,很老旧,看来是有年头了。由于把四个方向都串联了起来,也很方便实用。但是由于没有电梯,那可是真真苦了老年人,上上下下真的是不方便,每次上下都累的气喘吁吁。大有“望桥怯步”之感,合肥的公交车很有意思,除了有正常的汽车转向灯外,还在车的尾部上方有霓虹灯提示车的转向,如:“车向左转!”;车内的霓虹灯广告一直都在闪着“欢迎乘坐XX路公交车”,只是快到站了才报站名,害得外地人乘车一直心神不定。提心吊胆怕坐过了站。其实,这是个喧宾夺主,本末倒置的宣传内容:人们坐公交车只是因为出行需要,该坐哪路自然就选择哪路,不会因为你的广告忽悠而有事没事地去乘坐你的那路车。车内的电子广告理所当然地应以报站为主,不要乱搞那些华而不实没用的东西。
           新建的合肥南站是个高铁车站,但老站(合肥站)里的高铁依然不在少数,经合肥站去青岛的高铁每天都有5,6趟,彰显这个过去属铁路交通欠发达的省会城市的高铁时代的到来。老人们都知道,毛时代,走津浦线去合肥经蚌埠后必须先拐到南京,再回枴至合肥。现在,合肥至蚌埠的高铁贯通了,从合肥坐高铁至济南只要三个小时多一点。忽然,我听到这样的广播:”检票员同志,XX次车请停止检票!”,感到十分好笑,显然,这个行业的用语丝毫没有与时俱进,尤其是还在用那个“同志”二字。其实,铁路总公司应该对全行业的车站及车内用语有个统一的规定才是。这使我想到济南公交车上行业用语的进步。先前的用语是:“当你身边有老弱病残孕”乘客时,请给他们让座,我们表示感谢”,现在则改成了简单的“谢谢”二字,这就是语言规范的一个大大进步。
         这次从合肥回济南,来到火车站时间忒早了,本来想改签提前回济,但到了售票处一看告示:车票“启程前48小时内不得改签”:令人大失所望,不得要领。大凡改签车票提前动身者,肯定都是因为临时有急需或身体不舒服等等原因才不得以而为之,而这个规定明显地脱离实际,压根就没有设身处地的去思考,缺乏人性,缺乏爱心。此规定的制顶者肯定属另类,不食人间烟火........。
          按说,这个铁路总公司(原铁道部)改制成企业后,不应该再有令出多门,各自为政的霸王规定。但千万不要忘记,换汤不换药,它绝对还是属于那个“垄断独行的国企” 吆!
           
(2015-05-14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