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水火无情  

2015-09-03 15:38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“人生七十古来稀”,活到这个岁数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故事。古话说,水火无情。近日的津门大火,勾起我对1961年夏天我的家乡惨遭洪水泛滥的回忆。事发至今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,却仍记忆犹新。
       我家所在的黑龙江省伊春小镇位于小兴安岭腹地,处于东高西低,南北仅宽约5公里的山间狭长地带,我家住在东部较高地带。在家乡人们的印象里西区洼地闹水患是常态,而我们身处东区则没有这个后顾之忧。住家东面不远就是哈尔滨经南岔至新青的铁路,铁道线东侧就是沿着小兴安岭的山势缓缓流淌的松花江之流汤旺河。记忆里,汤旺河绝少泛滥成灾,而这条漫长的铁道线路基,就像是矗立在汤旺河西岸的一道天然防洪水坝。
       1961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大,位于西区的已经处于高水位的伊春河水,绕到城区北面向东滚滚流入汤旺河。由于两条河水在同时上涨,水势更大的汤旺河水把伊春河水顶了回来并迅速漫过浅滩,向西岸铁路路基冲来。那里有个早已废弃了的较大的铁路涵洞,先前用于通行森林小火车,平日里处关闭状态,但不知何故那个晚上没有被关上。出了槽的汤旺河洪水顺着涵洞滚滚涌入市区,位于涵洞两侧的木板房顷刻之间垮塌。与此同时,那个已经平了槽的伊春河水也漫过了堤坝向市里奔来。这两面夹击的洪水离我家只有不到一里地,约晚上7点,我家的院子开始进水了。
       现在回忆起来也感到纳闷:我家东部是一个小学的操场,那么大的操场都被水淹了居然我家就没有反应,还想要正常睡觉!刚熄灯不一会,院子里就响起了我三姐的歇斯底里喊叫声。三姐的家住在离我家北面约100米的较高地带,她第一时间赶来救援,这时我们才感到事态的严重性。久病瘫痪,不能说话的父亲躺在炕上。母亲赶紧去和面,点柴火准备烙饼,谁知,这时水已经从门缝涌进了屋内,很快就把灶坑里刚点着的柴火熄灭了。住房的地基比院子高出约半米,这时的院子里积水已达半米多深。我二哥去背我的父亲,但父亲太胖,背不动。就在这时,林管局的办公室刘主任来了,他是父亲的上级,二话不说就把父亲背走了。在此危难时刻,这位非亲非故的领导,首先想到的是单位里的这个老病号,并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,这个范例在今天可能就不会多见了,这个救命之恩令我们全家终生难忘......。父亲平安了,母亲这才回过了神,一方面让我们去猪圈把那两头小猪收好,同时急忙把家里的被褥往最高处放。此时,院子里的猪圈已经完全泡在了水里,两头小猪嗷嗷叫不让抓。好不容易才装进了麻袋,牠们却一直挣扎。幸好那时家里没有任何值钱东西,当母亲把唯一的一架老缝纫机抬上土炕时,屋里洪水已经高达一米。就这样,母亲领着我们兄弟四人,背着猪,拎着被褥,趟着齐腰的水,向西区撤离.......。
       我们住在林管局的礼堂里,那里早已人满为患。林管局是个4层高楼,后面不远就是储木场,那里的原木堆积如山。如果这些原木被水冲散,那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会横冲直撞,这个四层高楼也就随之被撞塌,因此,我们被告知不要睡得太死,随时准备逃生。第二天,母亲念念不忘那架缝纫机。我二哥遂找了一块木板当船,划行到家里察看,但见那立在炕上的缝纫机只是架子泡在了水里,而机头则安然无恙......。
       这次的洪水在漫过我家后,往西流淌约100米就止步了。5天后,洪水完全消退,苍天保佑,所幸储木场里的那些原木没有逞凶。洪水消退后,父亲由二哥照顾仍住在林管局招待所,母亲带我和弟弟第一时间回到家里。家里土炕已经被水泡塌了,地面全是厚厚的泥巴。母亲试着点柴火,无奈太湿了点不着。我去井台挑水,井里水位仍很高,都是浑浊的洪水,水面漂浮着各种垃圾污物,更有那些令人恐怖的大尾巴蛆。这些蛆虫是从厕所那里过来的,水井西面不到30米就是一间厕所。那个旱式厕所夏季臭气熏天,屎尿横溢,人在如厕时,需要不时地用脚驱赶那些蠕动在脚前脚后的大尾巴蛆。看来,短时间这井水是不能喝了,我就去远在二里地之外的未淹区挑水。因为没法生火,吃饭还要去林管局食堂。那时粮食定量供应,饭票不够,连高粱面窝头都不能管饱,为了我们,母亲吃的很少。由于潮湿,母亲腰痛得厉害,不时地捶背。当务之急是解决睡觉问题,母亲自己动手修复土炕。我去同学家讨要了些干柴,总算把土炕烧干了,终于可以在家睡觉了.......。
         .......。
         这是我人生经历的唯一的一次洪水泛滥受灾。由于不是水库垮坝,也不是大江决堤,因而既没有灭门浩劫,也没有巨大伤亡,仅仅是有惊无险而已。尽管如此,回忆起那个水灾带来的苦难,感受到的仍然是恐惧万分,心有余悸。
         但愿人类时时警醒,远离水火灾难,享受长久的平安人生
        
(2015-09-03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