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印尼语之佳话  

2015-10-13 15:59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刚刚过去的2015年10月10日,是我们赴印尼使馆工作的20周年纪念日。
        时光荏苒,转眼20年过去了。当年,由于中,印尼两国复交,我驻印尼使馆急需懂印尼语的外交官,我们夫妇二人遂被外交部借调去雅加达的中国大使馆工作。1995年的10月10日清晨6点,我们被外交部的面包车送到首都机场。上午10点,乘坐国航波音七六七航班经厦门前往雅加达。厦门起飞后,经过约5小时的飞行,飞机于当地时间下午5时左右抵达雅加达的 “苏加诺-哈达”国际机场。我们的大学同班荆炳坤学友时任大使馆武官要职,听说老同学来了,破例破格地亲自前往机场迎接。飞机在雨雾中降落,尚属蒙蒙细雨,待坐上面包车驶往使馆驻地时突然变成了瓢泼大雨。那个大暴雨国内极少见,瓢泼如注,雷电就在车前车后接二连三地落地爆响,令人恐惧万分,这是在给我们即将开始的为期六年的外交生涯来了个下马威......。
       1964年入学北大印尼语专业的那个班共计有19人,由于遭遇文革,离校后能够用其所学的只有区区几人,我算是其中的一个。那是在我离校后约三年的时候,1973年11月,一批印尼共人士从世界各地来到山东烟台。由于找不到印尼语翻译,我被从改行的队伍中“发掘”了出来从济南前往烟台去实现我梦寐以求的 “专业对口”,在那里与20多位印尼客人共同生活。就此,从日常生活,到外出旅游,从课堂内航海教学,到在船上捕捞实习,与他们朝夕相处了两年多,直到1976年5月送走了他们,算是“用其所学”了一回。外宾走了,我的印尼语的“专业对口”也就跟着走了,之后就是该干嘛就干嘛去,与印尼语一别就是20年.......。
       建国以来,印尼语专业的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如同遭遇“过山车”。1967年之前算是上升时期,两国关系好,印尼语人才炙手可热。但在之后两国就断交了,这一断就长达23年之久。一代人的光阴,两国各方面的关系全方位地陷入了低谷。1991年虽已复交,但关系仍是不冷不热。直到苏哈托死去,印尼政局经过几段动荡期后,于2005年后两国关系才开始直线好转上升。2003年前后,广西民族大学预见到了与东盟关系的良好前景,果断决定开办印尼语专业,并于2005年秋季招收了第一期本科印尼语学生。由于师资短缺,我们夫妇二人被借去临时教学,共教了三个学期三个年级的学生约100多人。
       在此期间,随着中,印尼两国经贸交往大幅跃进,一大批中国企业在印尼兴建了各类工程项目,英语又不普及,因此极需要大量的印尼语翻译。印尼虽然有两亿多人口,但都分散在各个岛屿上。以印尼的外语教学现状,是不可能培养出那么多懂中文的翻译来的。由于主要是为中方服务,大量的需求必然是外译中,因而对翻译的中文水平要求较高,国内培养的印尼语人才也因此而较占优势。2010年元月我去印尼出差,我们教过的民大印尼语09年首届毕业生就有近10位在雅加达工作,占了全班人数的三分之二。我们教的这三个年级的50学生多名都曾在印尼留过学,毕业后又大都有在印尼工作的经历,至今仍有几十人仍工作在印尼的各个岛屿上。有个在西加里曼丹省投资的中国公司,仅今年秋天一次,就从广西师范大学招聘了7名应届毕业生来印尼工作。此外,他们当中有的仍在读研攻博,也有的留校当教师,留在了国家机关,留在了银行,有的被借调在驻外使,领馆,还有的去了外交部......。听说还有的印尼开了中餐馆,可谓是以印尼语为媒介,全面开花,多方就业。现今,那批05,06级的学生大都进入恋爱成家的人生旅途,其中印尼语伉俪就有几对,有的都已经有了胖娃娃。还有的娶了印尼姑娘,倒插门落户印尼,可谓是印尼语当了“婚介”,哈哈哈!
       看到学生们赶上了这么好的印尼语就业的大环境大气候,我由衷地为他们高兴。不止是那个用其所学的专业对口,还有他们的那个留学机制,即:在国内读完二年级后即去印尼留学一年,再回来读一年后即本科毕业。
       去年,亦即2014年的9月20日,北大东语系64,65两级学生回母校集会,纪念入学50周年。这两级学生共有200余人,因各种原因,只回去了一半。环顾这些白发苍苍,年近古稀,已经退休了近10年的小语种学友,隐约能感受到他们为了“专业对口”而奔波的跌宕人生。不只是印尼语,那些缅甸,朝鲜,越南,泰国,蒙古等语种专业学生的命运也大都如此,大都经历了改行,用非所学的“畏途”,只有日本语和阿拉伯语两个专业的似乎还好些。
       俱往矣,望灿烂晚霞,还在今朝!
           
(2015-10-13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