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“走出大山”  

2017-01-21 05:4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之所以用此“走出大山”作为自己习作的命题,是因为本文集记录了我从1964年从黑龙江省伊春市一中考入北京大学,从此告别那小兴安岭大山腹地的山区生活,时间为53年的生活历程,跨度竟有半个世纪之久。
      2009年6月,我开始用电脑写博客在网上发表。后来,应亲友的要求,方便阅读,遂制版印成书,并陆续印至第六集(续五)。当第四集(续三)印出后,年龄便已经进入古稀,身体出现状况,思维,记忆,都有老化的前兆;头昏眼花,力乏手懒,便时时产生收笔的念头。然欲罢又不忍,时不时又有了创作的冲动,索性又坚持写了下去,又多写了两本至续五。进入2016年,已经七十又二,真的是浑身懒得动弹,已经到了都不想接近电脑的地步,就又想到了休笔,看来这回就是真的了:“狼真的来了!” 。在全面的梳理自己的现实状况后,便最后决定:在2017年金鸡报晓之际,将《走出大山》的第七集(续六)付印问世。
       写了8年,印刷了8次,可谓“八八大发”!其中第一本有了再版,留下的完整一套应该是七本,也可叫“7集”。对于自己写的书,之前都以谈及不少,就不再赘述了。至于一些亲朋好友们的点评,在以前的几集里也偶有提及。现在,又有一些新的说法问世,不妨写出,让大家与我一同分享兴奋:
       前北京外语学校(夫人的高中母校)吴老师的来信:“谢谢你和宗元送我的六本佳作,其中篇篇令我赏心悦目,一读起来便手不释卷,说明书写得很成功,有水平,有吸引力。同时,随着你们生动多彩的描述,仿佛我也加入了你们的旅游行列,你们带着我游历了我未曾去过的美好,新奇世界的许多地方。”
       林友慧,来自八闽福地的大才女,是我们1964年同期就读北大缅甸语专业的学友,她写道:”我刚看完大作第一册已被你丰富多彩的经历,建树颇丰的人生所折服。虽然你我几十年没联系,但文如其人,见文如面。一个有理想有目标勤奋好学的北大学子,一个胸怀坦然大度宽厚的男士,一个负责任有担当充满爱心的大丈夫形象活脱脱展现在我脑际。受教了,谢谢!你们这对多才多艺的美满伉俪多让人羡慕。” “ 看完你洋洋洒洒六集《走出大山》佳作让我感慨万千。咱们这些人起点差不多,文革冲击都一样,扫地出门同一命运。但是,走上社会后际遇不同,每人逢事的态度各异,这就决定了人生价值的差别。无疑你们是成功丰硕的收获者,成功人士,我很敬佩。”
       陈永凤,他是来自东北春城的北大泰语65级的大才女,在军队农场锻炼的患难学友,她说;“读了你的文章,欲罢不能,以至读到深夜二时,眼睛模糊了,还舍不得放下。你的文章紧跟时代,有颂有贬,看问题由小见大,语言诙谐幽默,却不似某些文章的“愤青”言辞,胡乱指责。你的文章充满了正能量,体现了北大人爱国忧民的一贯传统。”
       王芸苏,苏州才女,北大蒙语65级,她写道:“2016年7月28日中午11时36分,接过沉甸甸的一包书。翻开书的首页,是学哥学姐的赠言:‘职场风云皆掠影,尽享夕阳好时光’。14个字笔力遒劲,饱含深情。手捧由博主2009 至 2015历时六年,精心书写的330篇博文,后又7次印刷编印的六集【走出大山】,我热泪盈眶,感慨万千。文集如实地记录了52年前的1964年夏,一位边远山区家境贫寒的孩子走出大山,跨入北大,迈向世界的人生路程!” “你们的风雨人生,精彩感人!毋庸置疑,你们活出了自己的极致,为子女,孙辈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;给亲朋好友送去了最珍贵的精神大餐!读起来就舍不得放下,昨晚又读到凌晨3点半。作为北大校友,东语系学妹我无比喜爱二位的力作:笔法细腻动情,笔调幽默轻松,故事情节引人入胜,令我爱不释手,产生共鸣,因为我们有过太多的共同经历,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心一直是相同的,不是吗?”
        任之茂,我大学同班同学,在看了“辛集,那挥之不去的思念”一文后,写到:“我看着看着不觉就流了眼泪。你的真挚情感暖了我对印尼二的同学情绝望的冰冷的心。这真是一篇精彩的好文,不需要华美的辞藻能使人跟着你的笔去感动,去喜怒哀乐,这就是你的真情流露,你的文学功底,几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真佩服的五体投地.......,真真的为老弟所感动。”
        卞毓方,日本语64级同期学友,已经是很有名气的作家,书法家,在微信里发声;“济南获赠您六本文集,读了一本,想扔,不是不好,而是无处可放(曾一次处理两千册)。读了第二本。又把第一本从待处理书中拿出来,读了第三本,就视若拱璧置诸案头了。因为那是这一代人集体的回忆,埋葬着我们共同的青春。别生气,失而复得,更珍贵.....,别梦依稀,友情永在!” “我班同学聚会,谈话老是北大旧事,我就想,讲讲别后各自的经历,多好。比如我看滕兄的六本书,就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有了触手可及的实感。我没有他那几下子,我要是处在他的位置,会混得很惨。”
        马成三,北大日语专业同级学友,东北老乡,日本大学资深教授,现定居日本:“滕兄的书在我们家成为两口子争读的对象,“先睹为快”变成了“先读为快”了。”
       岳大成,全方位大才子,日语精英,也是北大日语专业同级学友:“宗元兄大作‘走出大山’才是鲜活而丰富多彩的能量啊!”
       李淑荣,北大64级缅甸语同期学友:“我明白了,你们之所以那么地出类拔萃,是那传奇的经历和丰富的阅历所造就的,风风雨雨几十年,你们的成就是与你们的付出的辛勤和汗水成正比的.....。
        南嘉,北大蒙古语65级,共同在济南军区后勤农场劳动了近两年的学友,在读了“聊城”一文后,写给我的反馈是:“情真意切,令人感动!四十八小时的聊城之行留给我们的美好回忆,被你笔下生辉够回味到永远......。”也是这位南嘉,三年前在读了我的再版第一本时,发给我的短信是:“谢谢你给了我全面了解你的机会。你的经历,阅历,就咱们这个圈里的人来讲,没有哪个能比....。”
       北农大同期学友,一起在军队农场锻炼的好友刘怀德:“锦绣文章,丰蕴才华,行走天下,快乐人生。”
       当年在翻译公司的老同事,老资格英语翻译周亚平,已经阔别了32年。在看了书后给我发了微信:“滕大哥,从昨晚一直在看你的书,没想到您的经历如此丰富传奇,我随着书中的情节时而笑,时而紧张,有些事还古人担忧地为您后怕。真佩服您的文笔,记忆和毅力......。”
       龚勋,驻印尼使馆前政务参赞,使馆好友,北大印尼语硕士,外交精英,德艺双馨。他在微信里发来一段动情诗篇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走出大山赴帝都,名校学成娶京淑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乱世不忘印尼语,改革开放出江湖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赤道非洲捕金枪,翡翠万岛护渔夫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告别领保改商务,能文能武会教书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克里姆林引吭歌,密西西比濯清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艾菲尔塔马赛曲,富士山下樱花雪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白发红衣蓝宝石,蕉风椰雨梭罗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撰文结集抒胸臆,含贻弄孙阖家欢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人活一世知足乐,率真自然最幸福! 
       龚勋夫人大名“书秀”,亦为北大校友,才华出众,文采照人。“行书隽秀”,文如其名,她发来的微信更长:“滕兄和大姐的心血之作一口气读完。尤其滕兄:伊春,北大,冈比亚,印尼,齐鲁情,情怀之重;亲情,友情,师生情,商务情,外交请,教学情,情感之丰;皆尽在其中,酸甜苦辣,一览无余。丰富多彩的阅历,周游世界的见闻,关注时事的犀利,坦荡豁达的直白,都使我对二位北大学长增加了解,肃然起敬。人生乃过程,阳光暖身心,风雨亦销魂。你们共同走过四十五年是天佑神赐,更是你们坦荡做人相濡以沫的得道顺生,如合欢双树,异根连理,相拥茁壮;同池鸳鸯,双宿双飞,浓情蜜意,相偕到老。为夫爽朗性情,老骥依然能跑;为妻善解人意,白发仍领风骚,一个挥舞小棒能让使节出声,一个扭动脖颈足使美女瞠目。老当益壮,弥足珍贵,笑声清朗,不减当年。吃过大鱼大肉,更享淡饭清蔬,闯过大风大浪,更爱休闲轻松;见过大人大事,更惜亲友情谊。神仙龙虎狗,生旦净末丑,虽是登戏台,化妆才上场。到如今,卸戏装,着红装,牵手行,真情潇洒,率性自然,再唱达坂城,老腔更雄浑,重跳新疆舞,乌发满银针。千岛重游身不累,怀抱宝石最安心。”
       陈龙山,北大朝鲜语64级学友,朝韩研究专家。在得知“谢幕篇”即将问世时,发来微信:“得知大作(续六)即将付梓,深致祝贺!滕兄之大作活泼生动,诙谐幽默,富有情趣,我和夫人都十分爱读。欣赏你的博客已经是我生活重要内容之一,可谓无一漏读.....。”
       虽然一些北大学友,还有各位好友们恩赐了如此诸多的溢美评语,但无论如何,我心更明白,这只是自己的粗浅习作而已。仅仅是在用自己的笔梳理自己的人生轨迹。本人非中文系毕业,非文学专业,非作家编辑,必受限于功底,涵养,素质等因素,因而呈现白话居多,平铺直叙,文学色彩欠浓等弊端,这是绝对登不上大雅之堂的。当年的初心也就是突发奇想,心血来潮,特想写点东西,随即一发不可收拾,也就写了这许多,仅此而已。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不管怎样,此举不仅充实了自己的退休生活,还实现了自己当年幻想进北大中文系当作家的“美梦”,着实过了一把草根“坐家”的 “贼瘾”!
        “走出大山”(续六)的问世(第7本第8次印刷),为我的退休后长达七年的写作生涯(1年1本)画上了句号,至于是否圆满,个人无所萦怀,众口自有评说。时刻牢记那句最最流行的,最能使你心静如水的警示语:“你以为你是谁?!”本人只是希望这套“自说自话”的文集,能给所有亲朋好友,老同学各位看客带来饭后茶余的喜庆愉悦,祝愿大家延年益寿,幸福安康!
        雄鸡报晓,金鸡报喜,夕阳更美丽,鸡年必大吉!
       “友谊地久天长!” 再见!


(完稿于2017年元旦,金鸡报晓!)
   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