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生鲁汉

博雅塔下,未名湖畔,尽享燕园好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64-1970:北大东语系印尼语专业本科,印尼语副译审, 1995 -1997:驻印尼使馆领事部一等秘书 (外交部), 1998 -2001:驻印尼使馆商务处一等秘书(外经贸部),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感心动耳,荡气回肠  

2016-02-23 06:34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眼下,虽然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有点加剧,但那支著名的朝鲜歌曲“金日成将军之歌”却在每天陪伴着我:陶醉其中,百听不厌。这首类同“东方红”的歌曲的中文版,我在中学时就会唱。到了大学,又向朝鲜语专业的同学学会了演唱朝鲜语版。这首颂歌的旋律极其优美流畅,大气,尤其是那些由朝鲜国内大型乐团演唱的,更是专业正宗,出类拔萃。由于朝鲜音乐家们对该曲目在配器,和声,声部,和旋等方面进行了优美配置,气势更加恢宏,给人以气吞山河,排山倒海之震撼,堪称天籁,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,如醉如痴。我手里有8个朝鲜语演唱版本,其中以1995年万寿台合唱团的,还有中国访朝艺术团的均属经典级,尤以那个由奥地利指挥家指挥的朝鲜乐团的演唱,为顶尖级佼佼者,堪称经典之最,无暇绝顶
        一首美妙的乐曲,会令人陶醉其中,“如痴如癫”,这个音乐是哪个国家的并不重要:音乐无国界。
        网上还有一首“志愿军战歌”也是百听不厌的,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的激昂曲调绝对是催人奋进的正能量!这首歌也有八个版本的联奏版,其中时间最早的版本就是在那个现场录制的那一支,几近70年了。音乐的背景画面是:在寒冷的冬季,在辽宁安东(现丹东)的鸭绿江边,一位打拍子的军人正在指挥乐队演奏这首乐曲,在为志愿军大部队开赴朝鲜前线送行。2010年去韩国游览首尔附近的“三八线”,亲眼看到了边界北侧不远的“上甘岭”高地。当时,特想唱那首“志愿军战歌”和“金日成将军之歌”,但却只能在肚子里唱,因为那是在南朝鲜。
        电影音乐是我的音乐启蒙。第一次看电影,里面的插曲就开始印入了心田,从而埋下了一生喜欢音乐的种子。其实,对音乐的感触还可以追溯得更早。幼年时期的学龄前,家乡的政府给每一家都安装了一个有线广播喇叭。每天都能听到“东方红”,“莫斯科 - 北京” 和 “伟大的俄罗斯”等乐曲,里面有令俄国人自豪无比的那一句:“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,它有无数田野和森林....”
       老电影“草原上的人们”,是1953年由东北电影制片厂拍的,它是我人生看到的第一部电影。那是在1955年,在我小学三年级放暑假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在一个机关的院子里露天观看的。刚开演不久,电影里面就传出了男,女声对唱插曲“草原牧歌”,听起来十分新鲜;还有后来的爱情歌曲“敖包相会”,更是打动人心,令人感动。对电影插曲的喜爱就此开了头,一发不可收拾,诸如后来的“缅桂花开十里香”,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,“女跳水队员之歌”,“友谊之歌”,等等等等,陪伴着我的整个学生时代,一直到今天,不能忘怀。也是在1955年上映的儿童题材的影片“祖国的花朵”,里面的主题歌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,撩起我对美丽的北海公园,对北京那绿树环抱着的高高的紫禁城红墙的无限遐想,并给我以无比的学习动力,激励着我终于如愿考上了北京大学,实现了高中时代的“北大梦”,来到了日夜思念的祖国首都北京读大学。
       这一路走来,一直都有美好的音乐旋律相伴,时时刻刻都在获得鲜活的正能量。在那个孩提时代,尚未到达爱情的年龄段。但那时的电影里面对男女爱情的描写也都绝对纯真健康,绝对没有“少儿不宜”。不像现在的影视作品,一写爱情就一定上床,连那个名导“七老冯氏”也要亲自上镜露肉表演一下他那个“老炮儿”,真的是应了那句 “无戏不上床,无床不成戏”(有点扯远了).......。
       初三,学校组织管乐队,号召报名。我希望学习短笛,获准,于是发给我几只不同调门的竹笛,最常用的是那只降B调的,常用在仪式游行经常演奏国歌。负责乐队的音乐老师承诺给我买一支西洋短笛“皮库鲁”,但始终没有兑现。用这支竹笛,我参加中学管弦乐队演出的,由著名作曲家时乐蒙编曲的大合唱“祖国万岁”,还独奏了其中的“宝塔山的光芒”;后来改为吹长号,曾经为校文工团舞蹈队演出的“鄂尔多斯”舞,“挤奶员舞”等舞蹈伴奏;为舞蹈“游击队歌”伴奏,那是在1961年,高一,参加“松花江地区中学文艺汇演”,地点在庆安县。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伊春县到外地。舞蹈是“游击队歌”,是由“带岭中学”的女生跳舞,我们负责伴奏;还有个时期流行跳交谊舞,我们的乐队被经常请舞厅伴奏。有时人手不齐,我被要求去打架子鼓。那个行当需要节奏感极强而且又要平稳。但我做不到。一开始还行,时间久了就失去了耐性,节奏越来越快,致使舞场里的舞迷很不满意......。
       参加乐队的实践使我对西洋乐器有了全新的理解,对如何欣赏管弦乐,交响乐有了“内行”的知识。也知道了一些西洋乐器的“洋名”,比如,双簧管叫“欧勃”,长笛叫“付璐特”,抱巴斯叫“巴里东”,短笛叫“皮库鲁”,大管叫“巴松”,等等等等。
       应该是在1962年,电台里播送每周一歌,是优美的三拍节奏的云南民歌”有一个美丽的地方”。当时我在读高二,担任校宣传部副部长。有一天,初三的一个班长找到我,请求我去辅导他们班女生合唱这首歌,为的是参加汇演。当时,没有收录机之类洋玩意,我就给电台写封信,要求他们重播这首歌。记得为了听这首歌,我索要了三姐家的钥匙,为的是她家有个红灯牌收音机。我把那些女生集中到我三姐家,按时收听。根据记录编谱子,辅导她们分声部演唱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那个节目终于获了奖。上大学后,我在班里教唱“祖国万岁”,三拍华尔兹:“祖国像东方的巨龙,飞跃在万里长空......。”大家都很喜欢,爱唱。后来,在使馆工作期间,我是公认的合唱指挥。凡有庆典活动我必被馆领导”钦点“,指挥合唱国歌,国际歌和歌唱祖国。2001年,在全馆迎“七一”建党80周年歌咏比赛中,我指挥商务处演唱的”七子之歌“荣获了一等奖.......。
       跳舞蹈是个意外的“天降”。高二时,学校文工团排练舞蹈”花儿与少年”,由于其中一个男演员不慎脚崴了,演期临近,老师临时指定我救场。坦诚地说,我跳舞基本要领还行,节奏感也强,但就是动作衔接性不好,连贯性差,因而始终提不起兴趣,只是硬着头皮去完任务而已。大学文革期间,班里搞了个舞蹈“学大寨”,班里本来就人少,我又是班长,我的主动参加则是责无旁贷:“必须的!”
       我的文娱爱好得益于我们中学的马老师,他对文艺是全能型的,而且胆子大,啥节目都敢演,外号“马大胆”。那时,我家住在“森工街”的一片平房区,有两个文艺家庭都是我们的近邻:一位就是我们一中的音乐教研室主任马老师,他的夫人是伊春文工团的花腔女高音。虽因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在家,但仍是每天都有她的歌声从家里传出;还有一位姓万的先生是伊春文工团话剧编剧,也被打成了右派,他的夫人也是著名女高音。他们有两个女儿,其中的一位后来成了著名的歌剧演员,好像就是万山红。
      爱好文娱吧,它绝对是鼓舞人生的正能量!

【后记:我的夫人是大学同班同学,也是文娱爱好者,“痴迷”于歌舞,退休后一直以舞蹈健身。老伴有句名言:“人生如果没有歌舞相伴,那还有啥意思!”。因此,我们之间除了外语这一共同语言外,又多了一项共同的”语言“爱好,那就是”音乐”。】
       
(2016-02-23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